首页>>河北政工
【河北政工第6期】一个“小人物”干成的大事业
河北政工网   时间:2013-04-24 10:02

 -----记身残志坚的穆孟杰和他的“特教学校”

  你可以叫他身残志坚,自强不息的人;你可以叫他用爱心播洒光明的人;甚至有人说他像当代的保尔·柯察金,也不为过……他的真名叫穆孟杰,男,今年47岁,平乡县东辛寨村人,现任邢台市盲人协会副会长、平乡县盲人协会会长、平乡县特教学校董事长。他本人作为一名残障人,克服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困难,于1999年专门为残疾人创办了一所特教学校,免费培养农村贫困盲童学习生存技能。学校总占地面积10000平方米,建筑面积3500平方米,教学楼1座,标准教室14个,办公室4个,微机室、语音室、律动室、多功能室等应有俱全,并配有发电机组、水塔自来水等,活动场地4000平方米,花池、树木绿化带1000平方米,可容纳学生700余名。

  一、“正常人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,正常人做不到的我也要做到”

  穆孟杰出生在平乡县东辛寨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里,他4岁那年,得了视神经萎缩症,从此双目失明。为了给他治病,父母求亲告友,欠下了几千元的外债,因为当时医疗水平有限,他的眼睛最终也没有治好。在他6岁的时候,父亲把他送到学校,恳求老师把他收下,老师却说这儿不是特教学校,没人懂盲文,不能教他。他的父亲也没有办法,无奈地说:上不了学,爹娘管你一辈子。可是脾气倔强的穆孟杰却暗下决心,绝不能成为家庭和社会的负担,一定要自食其力。后来穆孟杰开始养兔、养羊。养兔、养羊既添补了家用,也让小孟杰找到了精神寄托。13岁那年,一次放羊,由于贪玩,羊群跑进了生产队的麦田里。这下闯了大祸,生产队长大骂:你这个小瞎子能干啥?羊吃了队里的麦苗不行,叫你爹过来罚款!”并一脚把孟杰踹了出去。你这个小瞎子能干啥生产队长的呵斥深深刺痛了他的心。他暗暗憋下一口气,一定要混出个人样,正常人能做到的,我也能做到,正常人做不到的,我也要做到。这件事过后不到半个月,他就把30多只羊全卖了,背上十几个玉米面窝头,手持一根竹竿,身背一把二胡走上了流浪学艺的道路。开始只能靠乞讨为生,饿了就到一户人家门前拉段二胡要点饭吃,困了就在牲口棚里睡一觉。流浪途中听说保定有一个盲人学校,于是他就一边走一边卖唱乞讨,历尽千辛万苦来到了保定,可是因交不起学费只好悻悻而归。但是穆孟杰并不灰心,后来在隆尧县碰到说书卖艺的盲人马书兴,就拜马书兴为师,学会了刘公案、呼延庆打擂等评书段子,几年后在流浪中又从盲人李小平那里学会了按摩、针灸和盲文。穆孟杰学到了一身技艺,开始一根竹竿闯天下。四处流浪的生活,使他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,同时也使他感到了自食其力的欣慰。

  二、“特教学校开学典礼,耳旁响起嘹亮的国歌声,穆孟杰泪流满面”

  1992年,穆孟杰揣着凭自己的本事积攒下来的血汗钱60万元,回到家乡——平乡县东辛寨。回乡干什么?搞按摩?农村不讲究那个,干针灸?比不上专业中医。这时,他小时侯投学无门的情景又浮上心头,十几年是闯荡出来了,但还有许多身无一技的残疾人,在等待社会的救助,还有许多残疾儿童正面临着当年他所面临的苦难。于是他决心创办一所特教学校,让残疾儿童免费就读,学到一技之长。

  穆孟杰把办学校的想法向妻子提出来,妻子不同意,说,你在外十几年靠说唱卖艺攒点钱不容易,咱们也没那么多钱,再说你也不懂教育。穆孟杰说,为残疾儿童办学是他多年的心愿,困难再大也压不倒他办学的决心。在穆孟杰的耐心说服下,妻子的思想通了,接着还要做父母的工作,他的父母见他不撞南墙不回头,也默认了。消息传开,三乡五里一片哗然,一个盲人也想办学校,太自不量力了吧!瞎子办学,还不把孩子都教成睁眼瞎!面对冷嘲热讽,穆孟杰没有退缩。

  19977月的一天,穆孟杰到县城跑办校手续,傍晚下起了大雨,由于雨大路滑,在离家四五里路时,出租车过不去了,他只好下车徒步前行。没想到刚走了几步,就摔到泥窝里,浑身都是泥水,鼻子也碰破了,穆孟杰挣扎着爬起来,用竹竿探着向前走,四五里路走了两个多钟头,半夜11点才回到家,妻子一看他这样子,心疼地掉下了眼泪,说你这是何苦呢?好好的日子不过,偏去找罪受。穆孟杰却说,只要学校能建成,再多吃点苦也不算什么。

  20004月,特教学校主体工程即将完工。因缺资金,建筑队停工不干了。一听说停工,孟杰心急如焚,他急忙向任县、南和、沙河、平乡等地的盲人协会求助,沙河市盲人协会会长李二喜发动40多个盲人为孟杰集资两万多元。穆孟杰接过零零碎碎的两万多元钱的时候,心里像压着一块石头那样沉重,因为他知道,这些盲人不仅仅是为了他穆孟杰,更是为了残疾人事业。此时此刻他办学的意志更坚了,觉得再苦、再累、再难也值得。

  2000825日,投资125万元,占地1万平方米的平乡县特教学校终于竣工了。这天举行了隆重的开学典礼,穆孟杰在200多名儿童的簇拥下,参加了升国旗仪式。当耳旁响起雄壮、嘹亮的国歌声时,穆孟杰泪流满面。他说,那一刻是他一生最自豪、最幸福的时刻。

  三、“办学校不是为赚钱,为的是让残疾儿童成为自食其力的人”

  学校建成后,穆孟杰确立了奉献残疾人事业,回报社会关爱的办学宗旨,决心走一条以正常儿童基础教育为主,残疾儿童特教为重的办学之路。重残学生孙林娜是来特教学校时间最长的一名肢残儿童,三年过去了,小林娜已从二年级上到了五年级,而且成绩在班上名列前矛,每次学校放假,小林娜都舍不得走,因为他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。当初,因孙林娜生活不能自理,她的父母不能照顾她,把她送到寄宿学校,好几个学校都把她推了出来。小林娜的父母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来到了这里。穆孟杰说,残疾儿童别的学校可以不管,我一定要管。小林娜不能正常行走,穆孟杰就安排班主任老师、同学抱她上下课。就这样一坚持就是三年。今年18岁的崔华海是2003年底来到这里的盲人学生。华海小时侯,视力低,但能看东西,小学上到五年级后,视网膜脱落,双目失明,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可想而知。自从穆孟杰收下了华海后,耐心地跟他谈心,教他盲文、按摩、文艺。现在的小华海已走出噩梦,他表示,一定要好好学习,学到一技之长,为社会做贡献。现在,在穆孟杰的特教学校里,共有280余名学生,其中盲童20多名,弱智儿童10多名。在这些残疾儿童心目中,特教学校,已经成为他们第二个家,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。

  从办特教学校开始,穆孟杰就规定,对盲童、弱智及肢残儿童只收生活费,其他一切费用全免,就是正常学生收费也比同类学校低40%。穆孟杰说,办特教学校,教这些残疾孩子比教正常孩子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,但从来没有感觉辛苦过。由于在办学中穆孟杰规定低收费和免费,所以学校经常遇到资金问题,有时连学校老师的工资都发不起,但最后都在他的多方努力下挺了过来。用穆孟杰的话说,他办校不为赚钱,为的就是让残疾儿童成为自食其力的人,得到社会应有的尊重。盲童郎云飞和胡立明刚来的时候吃饭穿衣都不会,通过近3年的学习,不仅生活能够自理,而且熟练掌握了按摩技术,现在东北从事按摩工作,深受当地人欢迎。6年来,学校已将150名残障儿童培养成自立自强的有用之才。

  四、创新教育,编写“走路歌” 自创“2+6”盲童编组法

  穆孟杰时时处处为残疾儿童着想,在盲童特教班里,走路是孩子们要学的第一课。穆孟杰认真钻研特教业务,将自己多年的经验总结编写成走路歌教给学生,未曾走路别抢走,走路记着靠右边。人躲车是非缺,车躲人祸临身。”“一步走悬扬扇子面,二步走凤凰三点头,两边打一打,中间收一收。井坑泥水试着走,障碍物资难碰头。。这些走路歌通俗易懂,上口好记,很快就能使盲童掌握走路要领。

  在与盲童的接触中老师们发现,盲童既害怕与陌生人接触,又渴望与陌生人交流。有着同样经历的穆孟杰,清楚地知道,这些孩子需要经历和见识更多的事情。于是,穆孟杰在与盲童的朝夕相处中,逐渐摸索创造了一套“2+6教育法:把2个盲童和6个正常孩子编成一个小组,并以邢台历史名人命名,如郭守敬组、扁鹊组等,每周开展歌咏比赛、智力问答、洗衣读书等形式多样的娱乐和互帮互助活动。通过这样的活动,残疾儿童克服了心理障碍,增强了自信心,消除了自卑感,他们经常主动找正常儿童学习、游戏。同时,也让正常儿童学会了关爱他人,他们主动帮助盲童走路、洗衣、打饭和学习,残疾儿童的坚强意志同样感染激发了正常儿童,使他们更加懂得了珍惜生命、珍惜健康、热爱生活、热爱学习。“2+6”活动得到了学校老师和学生家长的充分肯定,老师认为此活动使残疾儿童和正常儿童双双受益,收到了1+1>2的效果。学生家长纷纷表示,我们原来对“2+6”活动有看法、有顾虑,没有想到这项活动使孩子更懂事,更知道学习了。

稿源 河北政工 编辑:本网编辑  
  相关新闻
主办单位:河北省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
备案序号:冀ICP备10001396号-1 技术支持:长城网
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5.5或以上
返回顶部